乒 · 乓:壹場俏⽪的視覺遊戲

這是壹個街頭攝影的⿈⾦時代, 每天都有眾多攝影師⾛上街 頭, ⽤⼿裏的相機捕捉⽣命的脈搏。 有些照⽚壹經拍攝便迅速 地在社交網絡上傳播, 之後又如夏季的暴⾵⾬般消失匿跡。 在 這個信息爆炸的年代, 社交網絡只能賦予⼤多數的照⽚極其短 暫的榮光。 然⽽, 有時我們卻會發現壹些作品, 從如潮般的億 萬照⽚中脫穎⽽出, 持續地在⼈們的視野裏發光發熱。 這就是 “乒 · 乓”的魅⼒。“乒 · 乓” 是⽶格爾·⾺裏那過去幾年攝影的成果 集, 他以充滿創造性的獨特藝術視⾓表現了世界各地不同⼈群 的⽇常⽣活, 其中許多來⾃他所居住且深愛的⾹港。 ⽶格爾的 攝影作品在視覺的對照中互相對話, 構成了獨具匠⼼的雙聯 畫。 這是他作為壹個專業攝影師在藝術和審美上獨壹無⼆的造 詣。

蘇珊·桑塔格曾提出攝影⾵格是否存在是難以判別的,甚⾄總結 為所謂攝影⾵格並不存在。同樣地,安伯托·艾柯指出當今世界 ⾵格相對主義的存在, 其中存在的並不是⾵格, 存在的是感 性, 因此每種⾵格都是根據攝影師的興趣和情緒的⾃由發揮。 然⽽, 在壹些情況下, 我們能夠在壹系列相似的照⽚中根據其 原⽣性分辨出哪些作品是出⾃真正優秀的攝影師之⼿。 我們可 以很清楚地看到, “乒 · 乓” 的攝影作品在街景創作中訓練有 素,並主動協調取景器中各個構圖元素間的關系。 “乒 · 乓” 追 求⼤膽甚⾄粗放的⾵格, 他所感興趣的是對所拍攝⼈物的原始 ⼈性, 深度表明了攝影師對這個世界無法抑制的好奇⼼。 這使 我們想到塞爾吉奧·拉臘因,他被譽為真正的“奇跡捕捉者”。

“乒 · 乓” 的攝影作品可以說沿襲了卡蒂埃-布勒松的⾵格,因為

他們的作品都有對轉瞬即逝、無法重復瞬間的精確捕捉。 這體 現在⽐如⽶格爾⽤即時拍攝的⽅式記錄下⼥性⽇常⼯作的瞬 間, 這些照⽚簡潔⽽真誠, 這也證明了⽶格爾拍攝這些照⽚時 的幸福狀態。然⽽,與 卡蒂埃-布勒松和 維利·羅尼的⼈⽂主義 關懷不同的是, ⽶格爾帶著淘氣的情緒狀態, 這讓我們想到艾 略特·厄威特或是⾺特·斯圖爾特的那些失禮的快照,這兩位天才 攝影師的作品都帶有頑⽪的諷刺,讓我們會⼼壹笑。 “乒 · 乓” 的攝影作品中也不缺少具有明顯的詩意⾵格的照⽚, 這些照⽚ 反映了那些⽣活在⼤城市裏的男男⼥⼥的孤獨感。 那些朦朧的 都市街景照⽚⽤其模糊性激起我們對於這些照⽚背後故事的想 象:他們是誰?他們有什麽感覺?他們在做什麽?

⽶格爾在他的攝影作品中⽤了各種各樣的視覺策略以挑起觀 眾的興趣。 他也⽤這些⽅法來構建形式和內容壹致的照⽚, 有些情況下還要⽤上美麗的單⾊可塑性。 但這是壹種⽤有節 制且精巧的⽅式使⽤的資源, 並且總是服務於壹種想法。 反 射、陰影、模糊、抖動、節奏、圖形修剪還有他照⽚中交替 出現的對⽐或是相似, 無需使⽤令⼈厭倦的重復就可以滿⾜ 觀者。

⽶格爾的攝影⾵格中最有特點的可能是對⽐和相似的運⽤, 表現在他始終不忘巧妙地使⽤照⽚中的⼈物和視覺背景的互 動。 ⽶格爾對於照⽚中包含元素間相似性有著精妙的運⽤, ⽐如他有壹幅作品共, 照⽚中有壹群男⼈, 以相同的姿勢坐 著讀報, 這讓我們聯想到中國集體主義的整⿑劃壹。 相似性 不僅可以在每張照⽚中找到, ⽽且可以在精巧編輯後被配對 的照⽚中找到。 壹位將⼿指放在⾃⼰的⿐⼦上的⼥⼠, 可以 讓我們想到我們剛剛在配對的照⽚中看到的豬的⿐⼦, 這位 ⼥⼠的⽬光從壹側看向另壹側, 讓我們想到乒乓球臺上在球 網間的緊張跳躍著的⼩球。

同樣值得肯定的是, ⽶格爾這種對於對⽐的精巧運⽤, 由於 它能夠吸引觀者專註於各種視覺元素之間的關系, 連包豪斯 ⼤學教師約翰·伊頓也都強調過其重要性。知性的觀者會享受 尋找這些對⽐的過程, 尤其是當差別並不明顯, 需要觀者發 揮⾃⼰的聰明才智去發現。 ⽐如, 有壹張攝於⾹港地鐵站的 照⽚, 照⽚中壹位西⽅男⼠⾐著考究、⾝姿挺拔, 在壹群⾐ 著⾮正式且姿勢有些相似的亞洲⼈中顯得格外突出。 這個場 景我們可以這樣解讀:它是強調個⼈主義的西⽅社會與強調 集體主義的東⽅社會之間的⽂化差異隱晦的參考, 但東⽅社 會也在進⾏⼤規模的⽂化轉型, ⽽這種⽂化轉型⾯對技術⾰ 新表現得⼗分脆弱。 ⾹港的⽂化沖突以壹種特殊的逼真表現 了出來。除了能給我們帶來壹場有趣的視覺遊戲, “乒 · 乓” 也能給我們提供優秀的亞洲社會⼈類學剪影。

阿爾弗雷多·奧利⽡·德爾加多

Diptych 1

Diptych 2

Diptych 3

Diptych 4

Diptych 5

Diptych 6

Diptych 7

Diptych 8

Diptych 9

Diptych 10

Diptych 11

Diptych 12

Diptych 13

Diptych 14

Diptych 15

Diptych 16

Diptych 17